關於部落格
本站有BL內容,請慎入。
  • 314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男朋友

男朋友 白煙裊裊,撩繞半空,迷矇地讓人看不清桌前男人的表情。 男人刁著煙,雙眼直鎖在手上的紅紙。 設計精美的喜帖中鑲嵌著一張氣氛營造浪漫的照片,照片中的男女依偎著,笑容幸福地讓人禁不住眼紅。 血紅的喜帖讓男人看得眉頭揪緊。 憤怒、悲傷、怨恨的心情,幾乎淹沒他心中僅剩下的些微欣羨與祝福,只剩下無法排除地不捨,糾纏心頭———— * * * 比約定的時間早到,韋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自己特別坐立不安,彷彿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似的。 啜飲著珈琲,韋芯想著她等待的人。 和辛泉成為男女朋友,是在大二那年。 辛泉在學校是個風雲人物,不僅功課一級棒,做人更是長袖善舞,再加上外貌英挺、個性溫和,頓成全校女同學共同的白馬王子。 而很幸運地,她一入學,他就成為她的直屬學長。在大家起鬨撮合下,半推半就下他倆便成了一對。 然而與別人轟轟烈烈的戀情比起來,他倆的交往可說是平淡無味極了。 也許是她還太年輕,還不懂得真正愛情,所以對於辛泉,她連自己是不是愛他,她都說不出來。 交往多年,他的忠實是大家公認的。他很疼她,很也體貼她,但總覺得他們之間好像缺少了什麼。 而這樣的感覺她從來不敢跟別人說,尤其是她的手帕交們。 她可以想像的到若跟她們說這些話,她一定會被一群女人的口水淹死。 她們一定會罵她人在福中不知福,有這麼一個完美到打著燈籠都找不到好男朋友,她還有什麼好不滿的? 是啊,還有什麼好不滿的?人生不一定要有愛情才行。 就算她這輩子都不能有幸地談一場真正的戀愛,相信將來嫁給辛泉也是會幸福的。因為憑他的為人,他會是個好丈夫──── 「芯兒,抱歉,久等了。」 韋芯聞音抬頭,正好對上男朋友身邊的一雙陌生又熟悉的眼眸。 那彷彿前生就相識的眸光,讓她不自覺愣在當場。 辛泉拉著身邊的男人坐下,並為他們互作介紹。 「我高中時的死黨:韓彥。阿彥,我女朋友,韋芯。」 「妳好,初次見面,韋小姐。」 「你好,韓先生。」韋芯收歛心神,點頭回禮。 「還叫什麼先生小姐,這麼生殊!互叫名字吧,以後大家都是好朋友。」辛泉笑道。「芯兒,阿彥前天剛從德國留學回來,所以今天這頓晚餐就算給他接風吧!」 「當然,為朋友接風是應該的。」韋芯微笑贊成。 喚來侍者點菜,辛泉三人邊吃邊聊,氣氛好不熱絡。 話題的開始,大多圍繞在韓彥留德的趣事,接著二個大男人就開始聊起台灣現在政治的問題,讓韋芯幾乎插不上嘴。 靜靜地聽二人說話,韋芯忍不住偷偷打量起韓彥來。 韓彥的談吐有條有理,外貌雖不如辛泉俊美,但卻也別有一番特殊的魅力。 尤其在與他視線接交的瞬間,韋芯莫名地覺得心跳的厲害。 她覺得有些心慌──這種異樣的心悸,是在與辛泉交往多年所從來不曾發生過的。 像是要掩飾什麼,韋芯低頭啜飲著珈琲。 與冷掉的珈琲不同地,她的心頭異當的熱──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做心頭小鹿亂撞———— * * * 漫無目的走在街上,韓彥覺得一向理智的個性,自從那夜的接風餐會後,逐漸的在消失中。 高中三年與辛泉是死忠換帖的好兄弟,畢業後留德仍與他保持聯絡。 完成學業後回國後,當然接受好朋友的邀請共進晚餐,不料這頓晚餐卻成了他懂事後最食不知味的一餐。 表面上他是和好友談笑著,私底下他卻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目光直向好友的女朋友身上溜去。 那纖細的身段,那柔美的微美,還有令人如沐春風的嗓音──啊!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是這樣一個沒有節操的人,竟然妄想起好友的女朋友來了! 自從那一夜起,韓彥日日夜夜腦海裡就全是韋芯的影子,任他如何克制自己的思維,都無法抹去韋欣在他心中深埴的倩影。 甩甩頭,韓彥要自己別再想了。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,韓彥不敢相信朝思慕想的可人兒竟立在前。 「韋小姐?!」 「韓先生,好巧,你也來逛街嗎?」韋芯相當訝異與他巧遇,但也強自鎮定地打招呼──她可不能讓他發現她對他心存異想。 「嗯……我出來買些民生用品。」韓彥隨便編個理由。 語畢,一陣異樣的沈默襲來,二人尷尬地無言以對。 「妳……急著回家嗎?」韓彥搔搔頭,拼命地擠出一個想約佳人同遊的藉口。「可不可以介紹我一些『俗擱大碗』的店?我實在是出國太久了。」 「這……」韋芯考慮了一下。「好啊,反正我也不急著回家。」 「那要不要我先和跟阿泉打個電話打聲招呼?」韓彥不想讓好朋友懷疑他別有居心。 「不用吧,我們彼此並沒有『查勤』的習慣,而且泉哥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,相信泉哥也會高興我幫他招呼你的。」韋芯不以為意。 * * * PUB裡,韓彥坐在吧台前,苦澀的酒液一杯一杯下肚。 每每想起最愛的女人是最好朋友的女友,韓彥就忍不住心頭一陣揪痛。 如果醉了可以忘記韋芯,他寧可醉死也要忘記她,只求不要背叛了最好的朋友。 但即使醉了也忘不了她,他又該怎麼辦?一邊是好友,一邊是傾心的女人,他該選擇哪一個? 是違背真愛選擇友情,然後痛苦一生,亦或是選擇真愛背叛友情,然後愧疚一輩子──韓彥又仰頭灌盡一杯酒,只希望醉了能讓他忘掉這讓他兩難的決擇。 「阿彥,你今天是怎麼了?別喝了!」辛泉搶下他的杯子。今晚突然被他找出來,以為是有什麼重要的事,沒想到一到這裡就見他埋頭喝酒,怎麼勸也勸不停。 韓彥像是要哭了似地望著好友。他可知道他正在妄想著得到他的女朋友? 「你到底是怎麼了?有事就說出來!」辛泉再也受不了他這個不乾脆的樣子了。 韓彥忽地抓住辛天瑔的手臂,再也壓抑不了想宣洩心中那如濤天巨浪的深情。 「阿泉!我!我……」 辛泉見他痛苦的眼神,忽地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,一絲膽怯竄上心頭。老天?不會是? 「阿彥,你若不想說,我也不會勉強你……」 「阿泉!」韓彥打斷他的話頭,幾乎哭泣地低喊:「我愛上韋芯了!!」 辛泉如遭雷擊,整個人僵在當場:「你說?你是說?」 「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」韓彥滑下椅子,整個人跪在他面前。 「起來!你給我起來!該死的你!你竟敢?!」天啊!他真是個大白痴!為什麼把韋芯介紹給韓彥認識?! 「你打我吧!阿泉!打死我都沒關係……」韓彥淚流滿面。 辛泉揪住韓彥的領子把他拖到PUB外,猛地就往他的肚子猛力一拳,揍得韓彥爬不起來。 該死的韋芯,竟然將韓彥搶走!辛泉猛力將韓彥揪起來:「你哭什麼?!該哭的人是我!」 辛泉泣血的吼,忽地猛烈將韓彥摟進懷裡:「該死的你!我好想打死你!好想打死你……」你死了!就是我的了,誰都別想搶走…… * * * 靠在車門旁等著韋欣下樓來,很少抽菸的韓彥點上一根菸。 不記得昨夜是如何和辛泉分開的,只記得辛泉揍得他站不起來,但最後還是揹他回家。 辛泉沒有叫計程車,就揹著他走過半個大台北,喃喃地敘說著他們多年來友誼的回憶,還直要他幸福。 直到天快亮了,他們才抵達他家。 進了門,辛泉把他狠狠地摔在床上後,他幾乎昏過去了。 矇矇中,他彷彿聽見辛泉哭了,哭得淒慘。 他不明白辛泉為什麼哭成那樣,只是猜想,他定很愛韋芯,也痛心他這個好哥兒們背叛他—— 走到韓彥面前,平時總面帶柔美微笑的韋芯,表情出奇的凝重。 「昨晚我向阿泉攤牌了。」韓彥踩熄了菸。身上的疼痛教他皺眉不已——幸好辛泉昨晚沒揍他的臉,不然定會嚇到韋芯。 「我知道,今早他打電話向我提分手……」韋芯苦笑著,淚水滑落臉龐。 只從那夜在街上與他偶遇,他倆就已不知做出多少背叛辛泉的事。 一起看電影,一起賞夜景,一起聽音樂會,一起共進晚餐,不能說出口的情絲早就繫緊了他倆的心。 再多的藉口,再冠冕堂皇的話,也掩飾不了他們在情感上的背叛──一個背叛了即將論及婚嫁的男友,一個背叛了視為知己的好友。 直到這份愛再也瞞不了,彼此互相表白後,他倆才真正地正視了這段愛情的代價──任憑他倆的感情再如何刻骨銘心,對辛泉而言,他倆的愛情都變成了一種該下地獄的罪惡。 「在得不到阿泉的原諒之前,我們的關係不可以再更進一步。」韓彥已下定了決心了。 「我明白,就算一生都不結婚,我也會等泉哥原諒我們。」韋芯望向他,已有了等待一輩子的心理準備。 *   *   * 特別提早一個小時來,挑了個可以環視全店,靠窗在角落的位置,辛泉等著「好朋友」和前女朋友來。 今天他們約了他共進晚餐,他可以想像的到他們是要來向他道歉的。 打開皮夾子,辛泉苦笑著看著裡頭和韋芯的合照。 早該分手的。 那年,真不知是鬼迷了心竅還是怎麼著,竟然半推半就地就讓人將自己和韋芯湊成一對。 韋欣是個值得疼愛的好女孩,明知自己永遠無法愛她,卻蹉跎了她好幾年的青春,鬧到現在這種難堪的結局…… 伸手將壓在合照下的另一張照片抽出一角,看著照片裡的韓彥,辛泉唇邊的微笑更苦了。 韋芯,這輩子,我就饒妳不死了,下輩子,我可不會這麼簡單就放棄…… 「對不起,阿泉,我們來晚了。」 辛泉不著痕跡地將照片推回去,收好皮夾,他抬頭微笑道:「不會,是我太早到了。」 好個「金童玉女」啊!辛泉在心中咬牙切齒地看著坐在眼前的這對璧人。 「怎麼,不說話?我應該不是妖怪吧?怎麼你們一副害怕的樣子?」辛泉打個哈哈。 韋芯見他一派輕鬆,再也忍不住愧疚地啜泣了起來。 韓彥好言安慰她後,欲言又止地望向辛泉。 「欣兒,妳這是做什麼,我怪了妳嗎?妳沒必要哭成這樣吧?」辛泉壓抑心中的苦澀,語氣誠懇地。他已演了太多年的戲,再加一場也不難。 韓彥將韋芯攬在懷裡,無限抱歉地看向他。 「我寧願你罵我們,也不要你一副不在乎的模樣,」韓彥低下頭。「我們,都背叛了你的信任。」 唉!總沒辦法對他硬下心哪!辛泉嘆了一口氣。他唯一走錯的一步,就是他始終沒有告白的勇氣。 「一個是我的好朋友,一個曾經是我的女朋友,和我這麼親蜜的你們,難道還不了解我的為人嗎?我是那種會記恨的人嗎?愛情沒有什麼道理可言,更不用說什麼來後到了,感覺對了就是對了,還有什麼話好說?若這事我不知道,痛苦的不就是我們三個人?現在說開了也好,免除了一場可能會發生的悲劇。所以現在我對你們只有祝福,你們千萬別把我當成心裡的疙瘩,要不然就太汙辱我了。」 「謝謝你,阿泉……」面對好友如此寬大的言語,讓韓彥慚愧到連臉都抬不起來,韋芯更是感謝地淚下更急。 「說什麼謝謝?說謝謝豈不太見外了。」扮演個寬宏大量的好友,你會永遠記住我吧?就算是愧疚,我也要你永遠忘不了我。 辛泉拍拍韓彥的手。「你可得好好愛她,我可是把人送給你了,你可別辜負了我的寬容,否則可別怪我顧不得多年的情份。」 韓彥當然不知道這話是說給韋芯聽的,直點頭稱是,信誓旦旦地道:「我會的,我一定會好好對待芯芯,絕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的。」 唉!長痛不如短痛,辛泉刻意露出開朗的笑容。「對了,你們兩個訂婚了沒?」 「當然沒有,在沒得到你的原諒之前,我們什麼都不會是。」韓彥道。 「還說什麼原不原諒,」辛泉笑道。「戒指買了沒?要不要現在就訂婚,我當你們的見證人。」 「真的?!」韓彥驚訝不已。 「廢話!快快快!」辛泉裝出一副看好戲的模樣。只要你幸福就好啦!彥,只要你幸福就好—— 韓彥微顫著手,拿出早就買了放在身上已經很久的戒指──他以為永遠都不可能有把它拿出來的一天。 他轉頭面向韋芯:「我曾偷偷地想了很多求婚的方法,但我想沒有比在阿泉的見證下,更美好的方式吧?」 韋芯喜極而泣,看向辛泉:「泉哥,即使再說千言萬語也無法道盡我對你的感謝於萬一。」 「哪兒的話,我祝你們幸福。」別讓我找到機會把彥搶回來。 見二人交換戒指,辛泉拍手大笑著,掩飾了心碎的盈眶熱淚──── *   *   * 白煙裊裊,撩繞半空,迷矇地讓人看不清桌前刁著煙的男人,臉上那憤怒、悲傷、怨恨、欣羨、祝福與不捨的複雜表情。 還找他做伴郎哪!可恨的彥! 男人毫不猶豫將血紅的喜帖,拋進垃圾筒。 取出皮夾中和韋芯的合照,他將照片放進書櫃上的相簿中。 望向皮夾中的另一張照片,男人苦笑了笑。 我的愛情,永遠無法實現…………              【 完 】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