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本站有BL內容,請慎入。
  • 315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當黑夜遇上黎明

   當黑夜遇上黎明  黑色,一如一潭深不見底,波平如鏡的墨色水潭,亦像是無月無星,漆黑如闇色絲絨般的夜空。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她時,唯一的感覺。 那年,我十八歲,在一個難忘的豔陽午后────      *   *   * 炙人的朝陽照在大地,熱氣氤氳在四周,悶熱的空間讓人精神不振。   顯得沒什麼生氣的教室裡,男生們這一堆那一堆的圍坐在一起,饑渴的仰望空中「ㄍㄚ ㄗ ㄍㄚ ㄗ」響,彿彷快壽終正寢的幾具吊扇,奢望它能吹出更強勁的風,吹走惱人的溼熱之苦。   為了顧及形像,女孩們多比男孩能忍受酷熱,不會露骨的表現出不耐和煩躁,頂多只是拿著墊板,聊勝於無的小力搧著。   亞熱帶的台灣,即使在剛開學的九月,應屬於夏天的熱浪,仍是不肯示弱得一波又一波。   開學了,學生們都還忘不了快樂輕鬆的暑假,心情還是很浮動。   升上新年級,沒有分班。約略望去,同學們的流動率也不高,大多還是熟面孔。   上課鐘響,學生們坐回自己的座位,不約而同的都在祈禱老師慢點進教室,看能摸魚多久,就摸魚多久。   但即使再怎麼祈禱,老師還是在上課五分鐘後步入教室。咦?後面還跟一個人,是個生面孔。   同學們原本無神的雙眼,頓時都亮了起來,紛紛好奇的望過去。 嗚────哇!好漂亮!! 站在台上的新同學,留著一頭絲緞般的長髮,黑黑亮亮比電視上拍洗髮精廣告的女星還搶眼。   柔柔的微笑在這種炎熱的天氣裡,讓人有沁涼入心的感覺,給人第一印象很好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師簡單的說了幾句開場白,就讓少女自我介紹。 少女的聲音曼妙如黃鶯吟啼,全身散發一種難以比喻的氣質,宛如從中國古畫裡走出來的可人兒。   待少女坐上老師指定的座位,老師開始點名,而學生們立即喊「有」回答。   「1號....5號....9號....13號?13號?」得不到回答,老師拿著點名簿喃喃自語:「又是13號....才剛開學,真是........」   「老師,13號請病假。」班長舉手道。   老師「嗯」了一聲,繼續點名,點完就開始上課。   「噹!噹!噹!」下課的音樂鈴響,死寂的教室又熱絡了起來。   太好了!又熬過一節了!      *   *   *   才沒二天,黎香綺已和同學們打成一片了。   也許是基於好奇吧!同學們都對她很好,也很關心。 不僅女同學們主動要和她做朋友,帶她認識這個陌生的校園,男同學中,更有些已開始寫情書給她,表明愛慕和追求。   不過,這些事對黎香綺來說,已不是什麼特別的事了。常常轉學的她,早已練就一身以最短的時間適應新環境的好本領。而且,最重要的是:不要放入太多的感情。   雖然與人相處,貴在「真心」,但對她這種常常轉學的人來說,除了真誠待人外,若放入太多的「心」,到時要離開,就會有太多多餘的不捨和傷心────   黎香綺的雙手在塔羅牌陣上,由左向右陸續翻牌,微笑著將牌面的意思解釋給坐在她面前的同學聽。   「........這只是我小小的淺見,準或不準,請千萬別太在意,畢竟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改變。命運,並不是「宿命」,未來,也還沒有成定局。人生,是靠自己的雙手創造出來的,不是嗎?」接受同學的道謝,黎香綺開始收牌。   「下一位是?」黎香綺抬頭,就見一名男同學,有些靦腆的在她面前坐下。   連男同學也來算?算命的吸引力還真不小。黎香綺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一下眼前這位青澀的男同學。   她想,她是猜得出眼前的男生想算什麼的。   「我....想算愛情,我想知道若要追求我心儀的女生,成功的機會大不大?」少年紅著臉,不敢看黎香綺。   果然不出我所料。黎香綺神情一斂,向少年解說規則後,開始洗牌,並順時針排出牌陣。   不論是古今中外,只要是人,就多多少少會對算命有興趣。尤其是這個年紀的少男少女,算命對他們而言更有種不可抗拒的吸引力。   就像是早期的「守護神」、樸克牌,到最近流行的塔羅牌。諸如愛情、事業、學業....等等,只要是不可知的未來,就有人會想盡辦法要去知道。   而黎香綺呢,她就擅長不少的算命方法。   在過去無數次的轉學中,在嘗試著打入學生圈子的經驗裡,她發覺,算命,就是一種很好的武器,而且永遠不會退流行。   靠著人們對未來無限的好奇心,而且有著察顏觀色,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的應變能力,她很容易借著「算命」和同學打成一片。   瞧,她才小露一手,就有很多同學主動找她親近。   而眼前這個男同學,雖然她還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不是她自戀,從他的眼神,她可以很容易猜出他的「心儀對像」就是她本人。   但她跟他是不可能的,因為眼前的少年小指上的紅線,是連向不知名的遠方。   「從牌面上看來呢,第一張牌的意思是說........」      *   *   *   好悶熱啊!   黎香綺吁了一口氣,眼角向旁邊的空位瞄了一瞄。上學三天,班上的同學她已大多認識了。但一直到今天,她都還沒見到旁邊的這位神祕的「13號」同學。   她不是個好奇心重的人,但不知怎地,她就是忍不住的想向同學們打聽這個人。   從她不經意的敲擊得知,這位13號同學在班上是個很典型的幽靈人物。   沈默,而且不明顯,幾乎沒有存在感,沒有人和她特別好。甚至同班二年了,有很多人還沒跟她說過話。   三天二頭就請假,似乎不喜歡上學,但成積仍保持在不會被留級的及格邊緣。   這點,黎香綺倒不奇怪。因為不管是哪個學校,都一定會有這樣的學生存在。   只不過,她的心理一直都怪怪的。   也許是心裡的自我暗示吧?因為在她來到這裡時,她曾為自己推算過,她將可能會發生「豔遇」。   所以她一直在想,未來,會有什麼樣的「ㄧㄢ 遇」會發生在她身上呢?   這節是自習課。謝絕了和同學們到圖書館吹冷氣的邀請,黎香綺把書本收一收,想到外頭走走。   熱風撲面而來,黎香綺微顰眉,向教室後的樹林去。這麼熱的天,難怪同學們一有機會就向圖書館跑。   繞到教室後,是一片草地,過了草地是樹林,因為離教室遠了點,所以很少有人來。但是這裡很清涼,是她無意間發現的地方。   黎香綺伸了個懶腰。   嗯──真好,難怪有人說,樹林是最天然的冷氣呢!   黎香綺踩著輕快的步伐漫步林間,忽然,一雙坐在地上伸直交疊的長腿落入她的視力範圍。   有人!   黎香綺愣了一下,心跳忽地加速。   是誰呢?   黎香綺放輕了腳步,緩緩的走過去。沒二步,她看清楚了那是一個穿著長袖白色制服上衣,黑色長褲,正靠在樹幹假昧的人。   拉了拉裙擺,她跪坐在那人身邊。   好俊!!      黎香綺靠近那人的臉。   削薄的短髮,長長的睫毛,微古銅色的肌膚──她從沒看過這麼俊美的人。   瞄了一眼制服上的學號,黎香綺猜想,這人該不會是........   一陣微風拂過,吹亂了這人前額的髮,蓋在其閉上的雙眼。黎香綺伸手輕輕的將那簇頭髮掠開,這時,毫無預警的,這人睜開了眼睛,對上黎香綺的眼。   「妳醒了。」黎香綺看著她,綻開了一個如花笑顏。   這人揮開黎香綺的手,坐直欲起身。   黎香綺見狀,翻身壓在她身上,將她壓靠向樹幹。   「別走。」她微笑道:「我是妳班上新來的同學,我叫黎香綺,妳叫什麼名字。」   葛黛颸莫名奇妙的看著跨坐在她身上的黎香綺,劍眉一皺:「走開。」   「別皺眉嘛!!」黎香綺笑咪咪的去拂葛黛颸的眉間。 「走開!」葛黛颸的語氣雖然又加重了點,但奇怪的是,她心裡卻不討厭黎香綺的觸碰──她一向和人保持距離的。   「妳不說,其實我也知道妳的名字,所以除非妳答應和我做朋友,否則我不起來。」黎香綺連眼睛都在笑似的,直揪著葛黛颸瞧。不否認,她的心裡真的很開心,因為她知道,她終於找到那個她長久以來,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了。   朋友?葛黛颸愣了一下,硬是吞下已到嘴邊的應允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,直覺眼前這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少女似乎有種讓她放下防備的魔力。   但「朋友」,不,她不能有朋友,連親人都不能有了,更何況是朋友呢?她不想再受那種撕心裂肺的痛了。   似乎看穿了葛黛颸眼底的苦澀,黎香綺起身跪坐在她身邊。   「何必否認妳心底的感覺呢?我相信妳對我也有特殊的感覺。別逃避,我一定會讓妳心甘情願和我做朋友。」黎香綺對葛黛颸俏皮的眨眨眼。   葛黛颸沒有回答,只是逃也似的起身離開。   黎香綺見狀揚起一串銀似的笑聲,向著她離去的背影道:「妳明天會來上課吧?我等妳唷!!」      *   *   * 強壓住心中翻騰不已的訝異,葛黛颸煩躁的掠了掠頭髮。   真的是「厭遇」!!   坐靠在床頭櫃,葛黛颸將手中把玩的樸克牌一張一張的擲飛出去。   一想起方才遇到的那個女人,她就渾身不自在。   她很少有連續三天以上不上學的,尤其是現在才剛開學而已。   然而就在前幾天,她一直有種預感,於是用樸克牌算了好幾次,結果都說她會有「豔遇」。為此,她連著三天窩在家裡。   沒想到,該來的還是躲不掉,本想只到學校瞧瞧而已,竟就真的給她「厭遇」了!   葛黛颸想,明天該去學校嗎?但剛才的她,逃得多狼狽啊!      *   *   *   悠揚的音樂鈴響澈校園的每一個角落。還在教室外的學生們,不論是在走廊上散步,亦或是在福利社吃早餐,在聽到上課鐘聲後,只得紛紛的魚貫走回教室。 老師還沒來,教室裡鬧哄哄的,幾乎沒有人注意到一個高瘦的身影無聲的從後門步入,坐在教室最後面的角落,那個常常空著的座位。   「早呀!」黎香綺揚起一個天使般的笑容,對著才坐下的葛黛颸笑著。   葛黛颸沒有回答,只是面無表情的從抽屜把課本拿出來。她一向不會把課本帶回家,書包也只是背個樣子,因為大多數的老師都是看書包有沒有有掛在桌邊來點名的。 「我沒有帶課本,和妳一起看好不好?」黎香綺笑問著,不等葛黛颸回應就把桌子抬移到她桌邊,整個人也緊挨著她坐。   葛黛颸皺著眉看著黎香綺的動作,身體不著痕跡的往牆邊靠過去。   看她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,黎香綺抿嘴一笑,整個人又挨過去,非要和她坐靠在一起不可。   忍無可忍,葛黛颸低聲警告:「離我遠一點。」   一點也不理會她的兇樣,黎香綺賴皮道:「坐這我才看得清楚課本的字嘛!」   葛黛颸臉色一沈,將課本撥到黎香綺的桌上,把手一撐,轉頭看向窗外。   見狀,黎香綺呵呵的輕笑幾聲,又再向她靠近了點,幾乎整個人貼在她身上。      *   *   *   最近,在偌大的校園裡,只要一到休息時間,就會常常見到一個美麗脫俗的少女,追著一個一臉酷相的學生。   一天、二天,一個禮拜、二個禮拜,漸漸的,大家都開始注意到,原來這個美麗的少女是轉學生黎香綺,而那個帥帥的學生,就是一向沒有存在感的葛黛颸。   大家都很好奇,黎香綺為什麼成天追著葛黛颸跑。而一直都不顯眼的葛黛颸,也因為黎香綺的舉動,開始受到注意。   很多學生們這才注意到葛黛颸其實是個滿帥氣的女生,奇怪的是以前怎麼都發覺呢? 「別再跟著我了!!」葛黛颸低吼。這些天老是被人當猴子瞧,她真是受夠了! 「別生氣嘛,我只是想跟妳做朋友呀!」黎香綺故作無辜的扁著嘴,大眼睛可憐兮兮的滲水霧。   葛黛颸受不了的直翻白眼。她真是會被這個磨人的小女人氣死,老是裝一副無辜樣,偏偏她又拿她沒辦法。 甩甩頭,葛黛颸的嘴角無奈的揚了揚,她認輸了。 「跟我來。」葛黛颸頭一歪,向教室後走去。 人家說:「鐵杵磨成鏽花針」、「有志竟成」,就是在說這種情況吧?黎香綺開心地笑了起來,用著跳舞似腳步跟上去。   雙手一伸,不管葛黛颸的掙扎,她像無尾熊似的抱住她的手臂,有些得意的看著她無奈的苦笑。   「別這樣,很熱。」葛黛颸低聲的抗議。面對這個死纏著她的人,她已經無力了。   來到教室後的樹林,黎香綺眼睛一亮,反拉著葛黛颸到那棵她們初遇的樹下。   「來!坐、坐、坐!」黎香綺扯著葛黛颸的手。   葛黛颸順著黎香綺的意,很不自在的坐在她旁邊,清清嗓子:「妳....幹嘛老是纏著我?」   「我要做妳的朋友呀!」黎香綺故做天真的道。   「說說別的吧!」葛黛颸把頭撇向一邊,實在不願接受她的說詞。   黎香綺面色一沈,倏地雙手捧住葛黛颸的臉,硬是把她的臉轉過來:「看著我!別逃避妳的感覺。我不信妳感覺不到和我相同的東西!」   她嬌斥完,直望進葛黛颸閃躲的眼神,緩緩地道:「從那天遇到妳,我就感覺到妳的身體裡有著和我相同的東西──妳看的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東西,是吧?同樣的,我也是,我也看的到一些我不想看到的東西。妳的身上,總圍繞的一種....死亡的氣息。而我,我想妳應該也知道,我的身上,是渴求又不滿足的味道。」   她不是感覺不到,只是想逃而已。葛黛颸原本一直都是冷漠無波的眼,霎時變成脆弱:「妳....妳和我說這些....做什麼?」   「妳還不懂嗎?為什麼我們會遇到類似的妳我呢?妳不覺的我們都是同一種人嗎?」黎香綺放下手,改環住葛黛颸的頸項,將上身依進她的懷裡:「我們,都看的到一些東西。但妳很幸運,因為妳可以故做視而不見。但,我不同,我不能,不管我看到什麼,我的宿命就是要讓那些殘缺圓滿。所以,我不能待在同一個地方太久,因為世界上有太多的殘缺需要我去圓滿。因此,我流浪,因此,我寂莫。我沒有可以歸去的心靈寄託,所以寂莫。而妳,是因為無能為力,所以遠離人群而寂莫。我,很寂莫,我想要朋友──我想要一個可以寄託心靈的朋友。」     葛黛颸有些遲疑的順了順她的頭髮:「我....」   黎香綺知道她的心已有些軟化,她抬頭看她,柔柔一笑:「是的,我們是同類的人,我們有同樣的痛苦,也有同樣的寂寞,所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........」      *   *   *   在同樣的自習課的下午,不同的是,黃土色的大地已開始被初生的綠芽點綴。   是春了。   「....畢業後妳要做什麼呢?」   「開一家PUB。」            林間,傳來陣陣銀鈴般的詢問和低沈的回答。   「....妳為什麼要在三年級的這個時候,才來到我的生命中呢?能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太短了。」葛黛颸摟著黎香綺,一齊坐靠在教室後的那片樹林裡的某一棵樹幹下。   這裡,早已成為她們共有的祕密空間。   黎香綺瞇著眼依偎在葛黛颸的肩窩,輕嘆了一聲:   「半年多了,我從沒有在同一個地方待得這麼久過,妳該知足了。」   「再一個半月就要放假了,妳還會待在這個城市裡嗎?」葛黛颸順了順她的頭髮,不抱希望的說。她知道她從三年前就開始居無定所。   「不會吧。」黎香綺沒有否認,「等到學校的課程結束,我就要回日本看看我妹妹。」   「總還會回來參加畢業典禮吧?」葛黛颸低下頭看著窩在她懷裡,舒服得像隻小貓的她。   「我以為冷漠如妳,不會去在意這樣的日子。」黎香綺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瞟了她一下。   聞言,葛黛颸的嘴角淺淺一揚:「的確,在認識妳以前,這裡真的沒有什麼好讓我留戀的。畢竟,我從沒有在這裡用過心。但認識妳之後就不一樣了──妳是第一個突破我心防的人,也是我的第一個朋友。這裡,有著妳的回憶。而我,想把握住和妳在一起的每一分、每一秒。」   「妳害怕我會在妳不在我身邊的時候,被死神帶走?」黎香綺坐直身子直視她。   「不....是的....」葛黛颸直覺否認,但看到黎香綺不諱的眼神,只好承認。  「呵!妳真傻....」黎香綺輕笑,拂開她落在額前的頭髮:「我喜歡妳的眼睛,妳的眼睛是那麼純粹的墨黑,就像是無底的深潭。妳知道嗎?那天下午,當妳睜開眼睛看我的時候,我就陷入了。妳不必害怕我會離去,因為我永遠不會真的走遠,不管是天涯海角,我都會給妳消息。只要妳心裡有我,我心裡有妳,我們就是心靈相繫的朋友,不是嗎?」   霎時,葛黛颸眼眶有些熱辣,她將她抱進懷裡,聲音有些吵啞:「我不要朋友,一直都不想要。我的親人,我一個都留不住,所以我也不要朋友。與其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一個個死去,什麼忙都幫不上,倒不如一開始我什麼都不要,這樣我就不會有痛苦。但為什麼,為什麼要讓我遇上妳呢?為什麼要讓我這麼喜歡妳呢?妳不會知道我有多喜歡妳。我....我好害怕.........」 「別怕,小葛,我會很長壽的,我不會這麼早就離妳而去........」黎香綺環住她的頸項,安撫她難得激動的情緒。 時間就像靜止了一般,好一會兒後,黎香綺才直起身,將自己的前額抵在葛黛颸的額頭,堅定的望進葛黛颸的眸:「我們來約定吧,我們不一定要像別的朋友一樣成天窩在一起,但我們絕不會忘了彼此。只要我們想要,我們隨時都是彼此的避風港,好不好?」   「嗯!」葛黛颸忽覺鼻子一陣酸楚。含著水霧的眼,一點也沒有以往面無表情的冷酷。   「笑一個吧!將來,等妳開了店,我一定會去找妳喝一杯,妳可千萬別賴呀!我還要糾纏妳一輩子呢!」黎香綺玩笑似的捏捏葛黛颸的臉想逗笑她。   葛黛颸噗嗤一聲,伸手揉亂她的頭髮:   「隨時歡迎呀!我的好朋友。」 *  *  *  黎明,一道劃破黑夜黑夜的光,在我如死水波平的心湖激起圈圈漣漪。 乘著涼風,她有若精靈般闖入我的生命。   我不會再逃避,亦甘願領受──我折服在她如朝陽般燦爛的笑容。 那年,我十八歲,在一個難忘的豔陽午后──── 《 完 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