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本站有BL內容,請慎入。
  • 315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雨季

雨季 眼前是一片模糊, 丁韻文不知自己身在何處。伸手撥開雲霧, 這景觀是如此熟悉。是小時候的公園! 韻文驚訝的發現。 正在回味兒時往事時, 忽然遠處的傳來吆喝聲, 吸引了她的注意力: 是一群小孩在打架 ! 她仔細一看, 看出是五個小孩在圍攻一個小男孩。那是誰呢? 好面熟。 這時旁邊跑出一個小女孩, 衝進一團混戰中, 幫著小男孩反抗其他人。小女孩的出現, 似乎讓小男孩更激動起來, 進而反守為攻! 一時之間, 情勢更顯混亂, 但不一會, 其他的小男孩就或哭或叫的跑開了。小女孩看著小男孩, 直用袖子擦他沾滿泥的小臉, 嘴裡嘮叨著關心和責備的話, 而小男孩倔強的站的筆直, 彷彿不領情。 就在這時,天氣說變就變, 大雨瞬時傾盆而下! 小女孩趕緊拉著小男孩跑到一旁的屋舍, 躲到騎樓下。兩人互看對方都是滿身泥凝水滴, 彷彿落湯雞, 不覺都哈哈大笑起來。 等等, 那小女孩不是小時候的我嗎?!韻文驚呼一聲。 這時小男孩伸手抹掉小女孩臉上的雨水, 用一種嚴肅的語氣說: 「我會永遠保護妳....」 嚇! 那是阿森!! * * * * * * * * * * 韻文嚇得尖叫了一聲, 整個人摔下床。甩甩頭, 這才真正的睡醒了。她摸摸微燙的頰, 有些莫名奇妙。 「奇怪, 怎麼會做這種夢? 那是何時的事了? 」 韻文整理著儀容, 將過肩的長髮, 用綠絲帶綁成簡單輕爽的馬尾巴。盥洗完, 便提起書包下樓。 在餐廳, 母親招呼她: 「小文, 妳今天起早了耶! 來吃早餐吧! 」 韻文沖沖的扒了幾口稀飯: 「外面好像快下雨了, 所以我想早一點去學校。」說著, 她背起書包跑出去。 剛出家門, 身後就傳來一句叫喚: 「嘿! 小文, 要不要搭便車? 」是屈仲森。 韻文一聽是仲森, 隨即跑過去, 側坐上後座, 笑著拍拍他的背: 「走吧! 」 仲森等韻文坐穩便踩著踏板上路。一路上, 兩人說說笑笑。一如往常, 韻文一找到機會, 便頻頻開仲森玩笑,而仲森也任她調侃。讓誰看了, 都會覺的仲森真是「氣度恢宏」, 而韻文竟絲毫不收斂。沒辦法, 她自小就習慣的認為這樣的玩笑, 是表現她這個「姐姐」對「阿森弟弟」的關心。聊著聊, 韻文突然想到: 「喂! 阿森, 聽說孝班的班花在倒追你耶! 」韻文說著, 用力的拍了他一下: 「嘿! 還真有你的! 」 仲森皺皺眉, 悶悶的問: 「妳覺得這樣很好嗎? 」 韻文莫名奇妙的答: 「當然。」 仲森聽韻文毫不在乎的語氣, 不禁在心裡生氣了起來, 氣韻文總忽略他對她的感情, 一直當他是小弟弟, 其實他也不過小她七、八個月而已。一股怒氣讓他脫口而出: 「倒追我的女人可多著, 我在學校吃香的很! 」 韻文一聽, 心底忽然閃過一絲澀澀的感覺, 但她不知道這是為什麼, 所以她刻意去忽視並聳聳肩道: 「這樣很好呀! 」 話才說完, 氣氛頓時凝重了起來。韻文看著仲森有些僵直的背影, 仍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, 只感覺到仲森踩腳踏板踩得更急更用力: 「阿森, 怎麼了? 幹嘛騎這麼快? 」 只見仲森突地壓低身體, 笑叫: 「小文, 抓好, 下雨了! 我要用『超速動力』飆了! 」 「屈仲森! 不要騎那麼快! 」韻文尖叫著搥仲森。 「怕了吧? 哈哈哈....」 * * * * * * * * * * 運動場, 一個學生們揮灑青春汗水的地方。 這一節正巧都是韻文和仲森體育課, 兩個班級瓜分整個籃球場。只見學生們在球場上奔馳, 一個個的籃球在空中飛來飛去。 剛打完一場激烈的鬥牛, 汗流挾背、幾近虛脫的仲森, 坐在場邊擦汗休息。他一邊休息, 眼光卻不住被隔璧球場的韻文吸引。韻文是個很活潑的女孩, 有著一身極佳的球技。很少有女孩子能和男同學拼球, 但韻文就是個例外。神準的射籃, 靈活的動作, 使得有時連男同學都贏不了她。可能有人會覺得在運動場上跑跳的女孩子會讓人感到粗魯, 但仲森卻不這麼覺得, 他反而極愛看韻文打球的樣子, 他覺得這時的韻文最吸引人, 整個人像會發光一樣。 瞧! 她一個漂亮的假動作, 閃過一個男生, 跳投, 進! 仲森忍不住在心裡給她喝采! 他支著頰, 專心得看著韻文打球, 腦中流轉著他對韻文的感情, 以及韻文不解風情所帶給他的困擾。想著想,他漸漸的失了神, 陷入沉思中, 絲毫沒注意到一旁同學的驚呼的警告聲。只聽見「碰! 」的一聲, 仲森連回神都來不及, 就被球狠狠的打中臉, 整個人跌到地上! 「阿森! 你沒事吧? 」韻文驚叫一聲, 趕忙跑到仲森身邊, 「啊! 你流血了! 」韻文拿出衛生紙, 摀住仲森的鼻子。她覺得很抱歉, 因為那球就是她撥出場外的。但她也覺得奇怪, 仲森怎麼不知道要閃? 也許是剛才打球體力透支, 現在又被球K, 所以仲森覺得頭昏腦脹, 站都站不穩。韻文見狀, 便扶著他到一旁陰涼處讓他靠牆休息。 「把眼睛閉起來。」韻文說著, 把冰涼的礦泉水倒在手上, 再將水拍在仲森的額頭上。 仲森嚇了一跳, 閉眼皺眉: 「輕點! 小文, 別拍的這麼用力! 」才抱怨完, 他發覺鼻血似乎不流了, 然後又感覺到韻文用手帕輕柔的幫他擦臉; 他覺得舒服得快偷笑了。 韻文一邊幫他擦臉, 一邊觀察他。她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從未仔細看過他──他的睫毛好長, 還翹翹的──韻文愣了一下, 猛地回神, 趕緊抽回手, 跳到一旁正危襟坐。她臉色微紅的想: 奇怪? 我剛剛在想什麼? 韻文敲敲頭甩掉莫名的想法, 趕緊將注意力轉移到球場上.... 在這溼悶得雨季, 出奇的, 一道輕風送爽........ * * * * * * * * * * 從仲森「埋頭苦幹」的背影, 韻文就猜出他一定又在畫漫畫了。悄悄走近他身後, 韻文不知道如何開口叫他。 自從那天球場的事後, 韻文就有意無意的躲仲森, 因為她總覺和仲森之間好像有點不自然, 尤其在一連串的胡思亂想後, 就更無法像從前那樣自在的「稱兄道弟」了。 仲森低著頭, 像是和誰有仇一般, 用力的「刻」著紙上的圖畫。他悶悶得想著韻文的事:她已躲他好幾天了。 「奇怪, 我又沒有惹到她。」他想著, 下筆就更用力了。 這時, 突然一雙手從後面遮住他的眼睛, 害他嚇了一大跳, 但也在這一瞬間, 他猜到了人是韻文。他笑出來: 「別鬧了, 小文, 我知道是妳。」 「嘿嘿嘿, 又讓你猜到了。」韻文蹦跳的坐到仲森的前面, 笑嘻嘻的說。她想, 還是裝做什麼都沒發生好了。十足的鴕鳥心態。 「什麼事? 」仲森雙臂環胸看著韻文。 「嘿嘿, 我是來問數學的。」她把自修遞給仲森。問數學? 多癟腳的藉口。韻文有些汗顏。 仲森接過自修, 看清題目, 就開始講解。就在他滔滔不絕, 口若懸河之際, 他瞥了一下韻文, 發現她手托著下巴, 好像沒在聽, 只是眼眨都不貶得盯著他看。於是仲森用筆桿輕敲韻文的頭: 「在聽嗎? 」 「唉呀! 有啦! 有啦! 」韻文心虛的摸摸頭, 然後她斜暱著仲森: 「真奇怪, 這麼難的數學你竟然也會, 你為什麼那麼聰明呢? 」 「聰明? 」仲森扁扁嘴。聰明? 我若是聰明的話, 就不會喜歡上妳這凡是少根筋的遲鈍女人了! 「這題聽懂了嗎? 」仲森問著, 見韻文點點頭, 便再問: 「還有問題嗎? 」 「有有有! 」韻文猛點頭, 指著另一題: 「你會嗎?」 「那當然....」仲森理所當然的接話, 但在看清問題後, 他遲疑著: 「這....」抬頭一看韻文, 發現她笑的很賊。可惡! 被耍了! 「這題依我所知是這樣的....」韻文抽掉仲森的鉛筆, 在白紙上接著寫。 唉! 算我輸妳了。仲森看著韻文, 無奈的笑一笑.... * * * * * * * * * * 又下雨了! 韻文站在走廊上, 微仰著頭, 有些懊惱的看著這大小落地的雨點。真是的, 阿森不知跑哪去了, 本來想搭他便車的; 這下可好, 看我怎麼回家, 我甚至忘了帶傘來學校。韻文在走廊上急的團團轉, 仔細想想又不能和班上的同學一起撐傘回家──因為沒有人和她同路。 「嗨! 小文, 沒傘嗎? 和我一起撐吧! 」是韻文在補習班認識的同學: 費英華, 站在校門和她招手。 「謝謝妳, 英華,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呢! 」韻文高興的跑過去。 就在這時, 一陣尖銳的煞車聲傳來, 一輛打滑的March向費英華直衝過來! 「小心! 英華! 」韻文下意識的跑過去推開英華.... 滋──碰!!一陣刺痛讓韻文跌入黑暗之中── 仲森牽著他的老鐵馬來到校門張望。他剛才在韻文班上找不到她, 於是他趕到校門看能否攔到人。當仲森看到韻文的背影時, 他高聲喊她: 「小文! 」 在這一瞬間, 他眼前的一幕有如慢動作的影片一般:韻文跑向前推開一個女生, 然後一輛車攔腰撞上她, 韻文像一個斷線的娃娃跌在地上.... 仲森瘋狂得衝過去蹲在韻文的身邊, 顫抖的看著她毫無血色的蒼白面孔。抬頭看見四周的人都呆住了, 他氣的大吼: 「看什麼! 快叫救護車! 」 心痛的淚盈眶, 仲森在心中吶喊: 不──── * * * * * * * * * * 在全白的病房, 仲森坐在韻文的病床邊, 失神的看著她。雖然醫生說, 幸好那輛車及時煞住車, 所以韻文身上只有擦傷, 並無大礙; 她是被嚇昏了的成份居多。但仲森聽了仍放不下心。 在仲森失神之際, 忽然感覺到韻文動了一下, 接著緩緩睜開眼。仲森高興的湊近她, 迭聲得問: 「小文! 妳醒了! 有沒有哪不舒服? 」 韻文沒什麼反應, 只是睜著無辜的眼。 「你....你是誰? 」 * * * * * * * * * * 仲森聞言, 腦海登時一片空白, 他忍不住眼神驚惶,啞聲: 「妳....妳說什!?」 韻文仍是神情無辜的看著他。 仲森悲痛得看著她, 無措的退了一大步, 右拳狠狠的擊向牆壁! 「阿森! 」韻文知道玩笑開過火了, 驚慌得翻下床,抓住仲森還要再擊的手; 她從沒見過仲森如此失常的模樣。 仲森訝異韻文的舉動, 頓時明白她又在戲弄他。霎時, 悲痛轉成怒火, 他左手抓住韻文的領口將她拉近, 高舉右手作勢摑她。 韻文知道自己真的太過份, 因此她毫不反抗, 閉上眼, 仰頭迎擊。 可以預知的疼痛並沒有降臨在韻文臉上。就在她覺得奇怪, 睜眼欲看時, 只覺被仲森拉了一把, 使她整個人跌進他懷裡, 被他緊緊箍住。 韻文反射性的想掙開, 卻在仲森愈收愈緊的臂膀裡,她驚訝的感覺到仲森從心底傳來的心慌、擔憂和不安。 他在發抖! 韻文又嚇了一跳。下意識, 她伸手輕撫他的背。 「對不起........」 * * * * * * * * * * 在家休息了三天, 韻文準備去學校。 撐著傘來到門口, 韻文看見仲森半倚在腳踏車邊。 韻文出神的望著仲森, 心裡流轉著各式各樣的念頭。她發覺男生即使遇到下雨, 寧願淋雨也不怎麼願意拿雨具。再仔細瞧瞧, 她訝異的發現, 她以前從沒注意到過, 仲森被雨淋的半濕的側影, 竟是這麼的....性感!? 她甩掉那奇特的感覺, 走近仲森。將傘撐在仲森的頭上, 輕聲問: 「要傘嗎? 」 「謝謝。」仲森笑著, 牽著車向前走, 接著他頓了頓, 回頭接手韻文的花傘, 示意要韻文牽車。 「為什麼? 」 「難道你不覺得我撐傘, 妳牽車, 比較好嗎? 來, 書包也給我。」 韻文看仲森笑瞇瞇的背著兩個書包, 手還撐傘的模樣, 腦中忽然閃過一幅少女漫畫的圖案: 背景是一片花海,還帶著矇矇的細雨, 男主角撐著傘, 女主角牽著車, 兩人幸福的散步──韻文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。 「妳笑什麼? 」 「沒什麼。」 「那妳為什麼笑? 」 「因為....呵! 可能因為現在是雨季吧! 」 《 完 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