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本站有BL內容,請慎入。
  • 315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迷情

迷情 最後的一絲夕陽消失在遙遠的山巔,黑幕逐漸隴罩大地。 夜風吹起。 颯颯的夜風,吹起了羅倫茲.米凱,如黑瀑般過肩的長髮。 被風吹亂的長髮,有如他揪結的心,奔亂的無從靜止,無力控制。   靠在夙守邊疆的城堡城墎上,向國都的那個方向看去。雖然除了一片黑暗外,什麼也看不到,但他能想見的是,現在的皇城一定是燈火通明,國都的人民一定是徹夜狂歡,通宵慶祝。因為今天是國王納桑.亞斯和未婚妻蕾娜.威克公主的婚禮。 幾乎全國的大小貴族、官員都受邀觀禮,當然他也不例外。 但是,他不能去觀禮──不能且不願。 身為守邊的鎮國將軍,他的使命是保護國家的安全,和全國的人民,片刻不能怠乎。   但這只是於公的藉口,真正的原因是── 相信沒有一個男人會高興看到,自己心愛的女子嫁做他人婦。   羅倫茲.米凱也一樣。 自小,他就是蕾娜.威克公主的貼身侍衛,保護她的安全,是他唯一的使命。 二年前,蕾娜公主的父王遭暗殺身亡,王室叛亂,他冒死保護蕾娜公主,逃往她自幼便定下婚約,相戀已久的鄰國年輕國王納桑身邊。   途中,他與公主歷經千辛萬險,好不容易將蕾娜公主安全的送到納桑國王身邊,他竟才驚覺一項他自年少就不願承認的事實:他其實不願將公主交給任何的男人。   納桑國王為了替蕾娜公主討回公道,起兵討伐叛賊。歷經一年的時間,終於為公主奪回失去的國土,並統一了二國。   於是,當納桑國王問起戰功彪柄且護駕有功的他,需要什麼獎賞時,他回絕了一切高官厚錄,自願請調邊疆。   而今夜,是他心愛的蕾娜公主出閣的日子。 望著那看不到的遠方國都,羅倫茲閉上雙眼,渴望著夜風吹去他滿心愁悵。 *  *  * 叩叩叩的敲門聲傳來,菲爾.洛普抬起捚首辦公桌的頭,回應道:   「誰?」 「是我。」軟軟甜甜的聲音。 菲爾.洛普聞聲跳了起來,衝過去打開門。 「莉兒,妳怎麼來了?!」 「噓!快讓我進去。」 一個長相甜美,有著一頭及腰棕髮的年輕少女,推開菲爾如入無人之境。   菲爾拉著她,緊張的問:「有沒有被將軍看到?」 「放心,我就是看到將軍巡城去了,我才來的。」少女說著,將手上的竹籃放在辦公桌上。   「今天的是什麼?」菲爾盯著竹籃,口水直流。 他這個妹妹,是個典形的美女,有「邊城維納斯」之稱。別人怎麼看她,他不知道,但她的廚藝,是誰也比不上。每隔一、二天,她就會送點心來給他吃,他覺得有這樣的妹妹真是無比幸福。 不過,以前妹妹是大大方方的進軍隊來,而現在則是偷偷摸摸的──在新的將軍到任之後。   記得在三年前,羅倫茲.米凱將軍到任時,大家都對這個本來是蕾娜皇后身邊侍衛的人,沒什麼信心,認為他大概是因為有蕾娜皇后替他說好話,才得以榮升為將軍。但不久後,這樣的懷疑全部改觀。因為在他大刀闊斧的改革軍紀,嚴厲的實行紀律之下,整個守邊軍隊比起以前強大了不知有多少。漸漸的,大家都對這個年輕的將軍打心底崇敬了起來。   而他的妹妹也因嚴厲的軍紀限制下,只好偷偷摸摸的混進來。不過也幸好有一些情同兄弟的同僚護航,妹妹才得以不被將軍逮到。 「是蘋果派。」莉迪雅將派拿給哥哥,好玩的看他吃得開心的模樣。   菲爾吃的滿嘴,口齒不清的問妹妹: 「說,妳今天又在哪看到將軍了?」 莉迪雅微紅著臉,吱吱唔唔的說不出話來。 菲爾看妹妹害羞的臉,有種說不出的不平: 真是女大不中留呀! 其實在二年前,他就隱約的發現,原來妹妹「冒死」溜進軍隊送點心給他,其實是為了想偷偷看一眼心上人。   而那個心上人,就是以冷漠、嚴酷出了名的羅倫茲.米凱將軍。 但幸好妹妹相當理智,沒有因為盲目的暗戀而做出什麼不淑女的事,所以他也就由她去了。      *  *  * 羅倫茲走在午後的林間。 這裡是離城堡有一段距離的森林,是一個安靜且清涼的地方,他是在不久前發現這裡的。   今天,他收到了蕾娜皇后的信,說是長公主滿週歲了,希望他能回王都為長公主祝福。   不過,慶生只是藉口,其實是蕾娜皇后十分想念他這個情同兄長的朋友,希望能藉著慶生的名目敘敘舊。   他考慮著,是不是要以軍務繁忙為由,拒絕回去。 三年了,他不知道自己對她的心,是不是已能釋懷,因為每當午夜夢迴,她的倩影在他腦海依舊鮮明如昔。   走在林間的小路,羅倫茲一直的思索。 忽地,一陣清靈如天使般的歌聲流過他的耳盼,他尋聲而至。   蕾娜?! 他呆了一下,揉揉眼。 不,不是她,只是一個很像她的人。 似乎發覺身側有人,莉迪雅停住歌聲,停住採集草菇的手,抬起頭。   將軍!? 莉迪雅退了二步,撫住驚嚇的心口。 她滿心期盼著有一天能和心儀的將軍見面──在很美很美的情境下。 她知道她現在一定很糟。她的頭髮沒綁好,手上也不乾淨,剛才五音不全的歌,還不知有沒有被他聽到。   總之,這樣的相遇真是太糟了!   她微喘了下,拍掉手上的泥漬,深吸一口氣,提住裙擺欠身。   「日安,將軍。」 「日安,姑娘。」羅倫茲禮貌性的回話。         「將軍在巡邏嗎?」莉迪雅微紅著臉。 「不....」羅倫茲不知該說什麼──他已經很久沒有和女孩子說過話了。   「妳....知道我。」 「受到萬人景仰的鎮國將軍,民女怎會不認識。」莉迪雅微笑。 羅倫茲愣了一下。 她連笑起來都像她──── 他轉身欲走。 莉迪雅呆了一下叫住他,他回頭。 「將軍,我是菲爾.洛普的妹妹,今天是家兄的休假,可以請將軍到寒舍用餐嗎?我希望能藉此感謝將軍對家兄的照顧和提拔。」   她是洛普上尉的妹妹?! 羅倫茲瞇了瞇眼,淡淡的回應: 「嗯。」 *  *  * 從一進門,菲爾就看到妹妹快樂的像花蝴蝶一樣,在屋裡轉來轉去,在廚房和飯廳間忙進忙出。看著一道道精緻的菜餚被端出來,他開始覺得奇怪:今天是什麼日子?   直到有人敲門,他打開門,看到頂頭上司時,他終於知道是怎麼回事了。   一場飯局,吃的洛普兄妹緊張的頭皮發麻。而一臉面無表情的羅倫茲,倒沒有人看得出他心裡在想什麼。   很美味的一頓菜餚,這是養尊處優的蕾娜絕對做不出來的。在那一段逃亡的日子,連生火都要他自己來。   羅倫茲想著,沒有表情的臉,更加沒有表情了。 結束了這一頓晚餐,時間也不早了,羅倫茲起身欲走,菲爾禮貌性的送他一程。   無人的街道上,顯現幾許蕭瑟。 故作不經易的,菲爾問。 「將軍,你覺得我妹妹怎樣?」 「她是個才貌雙全的淑女。」他考慮了一會兒。 「你覺得莉迪雅怎樣?」菲爾再問一次。同樣的一句話,含義卻不同。 羅倫茲明白他的意思,卻又裝作不明白: 「你是什麼意思?」 「將軍,你是聰明人,你該明白我的意思。」菲爾停了下來。 「你這是在給我相親?」羅倫茲看著菲爾。 菲爾言而又止,回看他。 「我妹妹,她非常....欣賞你,大概有二年以上的時間了吧!但她的感情非常理智,一點也不強求,絕非一般時下的女孩們那種盲目的崇拜,而是全心全意的....欣賞。她十九歲了,已經過了適婚的年齡,所以,請你別敷衍我,若你對我妹妹沒有好感,我就不會再讓我妹妹藉故推拖。在她二十歲之前,我就要替她找一戶好人家,把她嫁出去。」   羅倫茲很難得笑,但現在他笑了──是一個冷笑。 「我覺得你好像在威脅我。」 「我只是一個希望妹妹有好歸宿的兄長而已。」菲爾的氣勢不輸給他。 「有沒有好感不是只見一次面就可以決定的事。」 「好感是二人面對面的那一瞬間就能決定的事。」 二人對看著,空氣中好像冒出了火花。 「上尉,你似乎踰矩了。」 「將軍,我現在休假中。」 羅倫茲轉過身,仰望明月。 他對莉迪雅不是沒有好感,而是──而是他害怕。 對,就是害怕。 他怕會辜負了像莉迪雅這樣的好女孩。畢竟,對於單戀蕾娜的心,他都還沒理清。 「菲爾,我想和令妹先做朋友。」  *  *  * 接下來的日子,莉迪雅覺得彷彿置身天堂。因為自從那天以後,羅倫茲每隔一、二天,就會來找她,大部分是來和她晚餐,然後二人一塊兒散步。 他說,這是在和她交往。 不過,她不敢奢望這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。 羅倫茲是一個很體貼的男人,雖然有點沈默,但隱隱約約還是能感覺得出他淡淡的溫柔。   他雖然是個將軍,但一點也沒有將軍的架子,更沒有軍人的粗魯不文,是個很內斂的男人。   能和他在一起,說實在是一種奢求的快樂──只要不要讓她再看到他的眼神穿透她的身體,像是透過她在看別人一樣,那她也就不強求了。  *  *  * 莉迪雅是一個很好的女人。 她的個性善良,天真可愛。應對進退得宜,舉手投足盡是一片風情,尤其是她的廚藝更是一流。 在這一段日子裡,羅倫茲一直在想,他能接受莉迪雅的感情嗎?對蕾娜的感情是否已經淡薄了呢? 他一直沒有辦法做出明確的決擇。 蕾娜在他的心裡,一直是一朵嬌貴的蘭花,讓他禁不住想呵疼。   而莉迪雅,就像是在原野上怒放的玖瑰,獨立且散發著動人的魅力。 他想,該是他去見見蕾娜的時候了。  *  *  * 今天,又是羅倫茲和莉迪雅的晚餐約會。餐後,二人又出門散步。   莉迪雅是何等心細,她看的出今夜的羅倫茲似乎難色。她問他:「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?」 羅倫茲看著她,知道她是個敏感的女人。猜想也許連他的不專情,她也看的出來。   「我,我必須跟妳坦白。其實,早在妳之前,我就有了一個很難忘懷的女孩。」   「叫蕾娜嗎?」莉迪雅並不傻。心上人在忘情的時候,有時候會喃喃的唸著這個名字。她想,蕾娜,應該是現今的皇后吧?   羅倫茲沒有料到她竟能猜到。他沒有否認: 「我,明天必須回皇城去,我要回去理清那一段感情。若不理清,我沒有辦法給妳承諾........」 莉迪雅苦笑了笑: 「就算理清了,我也沒辦法確定你是否能給我承諾........」 「莉迪雅........」他覺得無力。 「你走吧!我不會留你的。」 莉迪雅轉身跑回家,忍不住淚流滿面。 *  *  * 再一次見到心愛的蕾娜,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了。只見納桑一手抱著公主,一手摟著她,出來迎接他。 羅倫茲將長公主接過來抱在懷裡,心中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和釋懷。   長公主長得十足十的像蕾娜,不過倒是有一道英氣十足,遺傳自納桑的劍眉。   羅倫茲難得的笑,笑著逗弄懷裡的小公主。 「羅倫,你好久沒回來了,我和桑都好想你呢!」   看著依然沒變,說起話來仍舊是嬌滴滴、天真浪漫的蕾娜,羅倫茲心想:真的是該放手的時候了。 他笑了笑,對她說: 「我這次回來,是想請妳和國王給我祝福──我要結婚了。」 「哦──是哪家的小姐,你有沒有帶她來?」蕾娜興奮的問。   她雖然天真,但還不笨,她一直知道她、納桑和羅倫茲三人之間,一直有著一種特殊張力存在,誰也不願去破壞那個平衡點。而今,羅倫茲想開了,是不是表示他們三人之間,能再擁有一個新的平衡點呢? 「沒有,她在邊城等待我的好消息。」 *  *  * 羅倫茲已經走了半個月了,莉迪雅看著窗外想他。   叩叩叩,有人敲門。   這個時候是什麼人會來呢?   她納悶的走向前開門。   「莉兒,我回來了。」            莉迪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是羅倫茲!   「還願意接受我的承諾嗎?」羅倫茲笑得溫柔。 莉迪雅他衝上前抱住他,喜極而泣。      《 完 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