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本站有BL內容,請慎入。
  • 315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遇 金黃色的夕陽, 映照在聳立於林木之間的白色建築物上, 反射成奪目的耀眼。界於傳統與現代之間的建築, 矗立在綠色和古意校舍交錯的校園裡, 更形其特殊造形。 貫穿中庭長廊的兩側, 種滿了各式各樣的盆栽, 襯著校園裡種類不知繁幾的各色花草, 加上濃淡相抹的綠意,更添一筆清新舒暢。 穿過綠意盎然的長廊, 一雙穿著黑亮皮鞋的修長雙腿, 右手拿著二本英語會話讀本, 以優雅閒適的步伐, 走進白色建築物大開的木門裡, 左手指還無意識的滑過門上雕刻精細的紋路。熨燙得筆挺的白色制服套在此人身上, 更顯出其身材線條的高挑流暢。 一進門, 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空閒的閱覽室。整齊排列的桌椅上, 只有零星的幾個學生閒適的閱讀書報──這個時間是圖書館裡人最少的時段, 讓人覺得分外寧靜。 轉過身, 正對書庫門旁的櫃抬前, 端坐著一位中年的女士, 她的頭髮挽成一個簡單的髻, 身著米黃色的素雅套裝, 雙手忙錄的在電腦鍵盤上左右遊移。 「涂小姐, 我來還書, 麻煩妳了。」 遞出書, 其轉身進入書庫。 寂靜無聲的書庫裡, 迴盪著刻意壓抑, 卻微弱清晰的腳步聲。輕輕的呼吸, 篡入鼻息的是圍繞周身的書香, 讓人有種遁入書海的錯覺。 沿著一列列的書架, 輾轉曲折的跺步到史地類書櫃,停下身尋找著所需的書刊。抬頭低首, 迥迥的雙眼速地流覽過眼前羅列的物事。映照在滑過棋布書籍的修長手指,是由書庫四面的窗, 灑入的暖暖冬陽。 有些刺眼呀 ! 抬起手, 遮在眉梢, 半瞇的眼角在這一瞬間被角落裡削瘦的白色背影吸引了注意。 昏黃的冬陽罩在那人身上, 順著他的輪廓, 形成一圈微暈的光。從側面, 隱隱約約的還可以看出他臉上掛著比金黃夕陽更亮眼的微笑, 淡淡的灑落一股無以言喻的特殊氣質, 讓人不由的將目光望了過去。 不是第一次看到那人站在角落了。每當黃昏時分, 圖書館裡極靜無人時, 就會看到他立在書庫角落, 持續他經常的動作。 每每股起勇氣想向前搭訕, 但總在彼此都還陌生的遲疑下作罷, 一次又一次的讓這種難得的獨處機會流逝。 掠了掠方才被風吹散的頭髮,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 踏出壯士斷挽的一步──過去打個招呼吧 ! 「嗨! 」有些唐突「佳人」的感覺。 果不其然, 他嚇了一跳, 一本厚重的百科全書陡地滑出他的臂彎, 自由落體。 「小心! 」 呼! 幸好在千萬分之一秒的瞬間, 他快速的彎身接住了書, 制止那可以預料到的巨大響聲。 黑棕色的細密短髮, 整齊有致的半覆在他飽滿的額前, 是個清清爽爽的髮型。厚重的黑框眼鏡遮住了他略蒼白卻頗俊秀的大半張臉, 但卻遮不住他黑白分明, 清靈有神的大眼。微紅潤的薄唇, 帶了點青澀的勾, 表情有些跼蹙。白色的制服寬鬆的掛在他削瘦的身軀, 讓人有些心疼。瞄了一眼他制服上的學號──原來是低年級的學弟呀! 來攀親帶故一下好了。 「學弟, 找書嗎﹖」老天! 這不是廢話嗎﹖不找書來圖書館幹嘛﹖要搭訕也要找個比較好的台詞嘛! 他不可至否的點點頭, 笑著繼續相同的動作, 把書排上架。 不答話﹖那就來個緊迫盯人好了。 「我常常在這裡看到你耶! 」丟給他一個無害的笑。 他愣了一下, 猛地轉過頭來, 額前的髮絲在半空畫了一道漂亮的弧線。清澈的大眼透過厚重的鏡片, 射來二道奇特的目光──好像挺訝異的。 有什麼不對嗎﹖ 他伸手頂了一下鏡框, 似乎在考慮什麼, 眉梢眼角也瞟來幾道研究似的探索, 上揚的唇也變成了微抿的線。 好像真的太唐突了, 是不是....是不是該找個機會走人呀!? 與他對望, 氣氛好不尷尬。正想找個話題離開, 他友善的笑了笑, 低沉卻很有磁性的聲音從唇邊溢出。 「真抱歉, 我沒想到以前有人會注意到我, 所以我沒有主動打招呼。」 「沒關係! 沒關係! 是我臉皮太厚了....」真是, 真是太丟臉了!! 他將書本攬在胸前, 紅著臉, 隱在鏡片後的大眼不安的向旁邊溜──他似乎非常害羞。 「事實上我也好幾次看到學....只是我很不好意思打招呼....」 「哈! 那看來我是第一個主動找你說話的人囉?!」嘿! 那還真幸運。 他把臉撇開去, 耳朵都紅了。 「那以後我們就做朋友吧! 」好可愛的男孩子! 他把頭轉回來, 不敢相信的表情。 「真....真的?!」 「那當然! 」一言既出, 駟馬難追。 「謝....謝謝。」 他靦典的笑, 很開心的模樣。 考慮了一下, 伸手將他手上的幾本天文書籍拿過來,好笑得看他有些慌了手腳。 「不用了, 我自己來就好了。」 「沒關係, 我自己要幫忙的──不然你說朋友是用來做什麼的﹖」 「謝謝。」 又來了! 他好像除了這二個字以外, 就不大會說別的了──找個話題和他聊吧! 「我好像每次看到你都是這個時間, 在這個角落排書耶! 」 「巧合吧....」他又愣了一下。 「你是『愛書社』的社員嗎﹖」整裡學校圖書館的人, 應該是「愛書社」的學生的工作, 不是嗎﹖ 「『愛書社』﹖哦, 我不是──曾經是有想要參加啦! 」他停了一下, 又繼續說。 「我....我很喜歡天文的書籍, 碰巧學校的圖書館很多, 所以就常常來看──天文的書都在這個位置, 所以我才會每次都在這。而且這段時間人最少, 不是嗎﹖」 「哦﹖」因為人少才來﹖ 「因為我....我很怕人....尤其怕和陌生人接觸。」 「我不也是『陌生人』﹖」沒錯, 連彼此的名字都還不知道。 「那....那不一樣! 我們....我們已經見過好幾次面了, 不算陌生人。」他有些著急的解釋, 像是領悟到自己說錯它了話, 看他結結巴巴的樣子, 不禁讓人想笑。壓下了想笑的念頭, 想想, 就別再逗他了, 正經一點吧! 提了個安全的話題, 慢慢的和他聊了起來。 聊了聊, 才發現他的進退得宜, 談吐極佳, 說起話來更是頭頭是道。若非是他真的太害羞, 那他一定會是個更出色的人。 他的笑容是靦典且害羞的, 語調刻意壓的輕輕, 彷彿是小心異異不願破壞了這寧靜的空間。習慣性的伸手頂了一下因汗濕滑落鼻翼的鏡框, 憨厚的笑容裡, 更有著出人意料的成熟。 「....我一直覺得, 書是很珍貴的, 因為它集結了作者全部的心血, 所以不論是什麼樣的書, 都應該要給予適度的尊重。每當我看到來借書的人們在挑不到書時, 就隨手將手中不要的書隨便一丟, 不歸回原位, 不但沒有給予尊重, 更是一點也不為下一個找書人著想。看到這樣的情形, 我就忍不住想去把它們整理好, 實在看不慣它們散亂的樣子。不過話雖這麼說, 我也是只能每天一小部份的整理, 所以只能算是順手罷了。呵! 我想我大概是有些潔癖吧! 哈哈....」 他一字一句緩緩的說, 表情是嚴肅, 是自嘲, 但誠懇的讓人慚愧。他臉色微紅的笑, 雙手卻仍不停的在零散的書本上來回移動。認真的模樣, 任誰看見都會汗顏。 「我也來幫忙好了。」慚愧呀! 畢竟自己也是個常常挑書不歸位, 不知珍惜書本的人。 「謝謝, 只剩下這幾本了。」他遞來四本地理圖鑑,示意我轉身將它們上架, 笑得開懷且欣慰。 背對他將圖鑑歸回原位後, 回過頭想再和他攀談, 但是── 人呢?! 「學弟, 你上哪了﹖」四處張望, 竟是毫無人影。 再回頭看向他原先站的角落, 有一本書孤單的半隱在書架的角落。隱隱的一股奇怪的感覺, 似乎在驅策著人向它靠近。 小心異異的將它拾起, 撢掉上頭的一層厚灰, 翻開書皮的第一頁, 只見上頭龍飛鳳舞的寫了一排字。 看著看, 一股忍俊不住的笑意直上喉頭。 搖搖頭, 將書歸回架上, 再轉頭望望這個與他初識的角落, 只剩下夕陽的昏黃閃耀。方才他靦典的笑語, 似乎還隱約迴盪著, 灑落成如纖金光──── 《完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