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本站有BL內容,請慎入。
  • 315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讓我再愛妳一次

讓我再愛妳一次 被上司兼好友叫進辦公室,雷震軒猜測會是什麼事。 從八年前就行蹤不明的好友,在半年多前突然前來他原先工作的地方找他,於是他被挖角成為他的秘書。 乍見他的欣喜難言,但在相處之後,他發現他改變了很多。 多年前的他是個愛笑又活潑的男孩,而現在的他竟有些陰沈且寡言。 詳細的情形他不便多問,畢竟那是他的隱私。 只是他覺得奇怪,這八年來到底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,讓他徹頭徹尾地變了個人似的。 「有什麼事嗎?阿峻。」在沒有旁人的時候,雷震軒都依好友要求叫他名字。 葛言峻看著他。「準備一下,待會兒莫董會要一位『沈』小姐來和我會唔,大概一個小時後三點半會到,你叫樓下櫃台注意一下。」 「姓『沈』?」聽到這個姓氏時,雷震軒愣了一下——這幾乎已變成他的習慣了,每當聽到這個姓氏,總讓他想起一個人。 「嗯。有什麼不對嗎?」 「不,沒什麼,只是想起了一些事。」 「是嗎?」 雷震軒笑了笑,聳聳肩。 「沈,的確是個會讓人想起很多事的姓氏。」葛言峻沈吟道,但雷震軒沒有聽清楚。 看著葛言峻冷漠的外表,真讓人覺得他年紀定是不小,其實他比他還小個幾歲呢。 「阿峻,你多久沒笑了?你知道你現在看起來比我還蒼老嗎?我覺得你要是笑起來一定會年輕個十歲。」雷震軒有感而發地,想起了好友曾經是那麼開朗,但現在卻是那麼憂鬱。 葛言峻聞言揚了一下嘴角,似笑非笑地。 「哦!老天!阿峻,我不是要你皮笑肉不笑地,你那笑法才更恐怖咧!」雷震軒拍了一下額頭,笑道。「好了,我也不多廢話,先出去了。」 * * * 沈,是的,姓沈,那個深埋在他記憶深處的女子是姓沈。 在等待著那位沈小姐的到來前,雷震軒的思緒不自禁地飛向七年前。 那一年,他大三的時候,邂逅了一位人如其名的女子——沈傲霜。 她冷淡、孤傲,渾身散發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,教人難以接近。 她總是面無表情,幾乎沒有笑容——不,她也是會笑的——她只對她最愛的妹妹露出微笑——他總為她如融化的冰般的笑容失神。 是的,即使她從未對他笑過,但他仍無法抵抗她的魅力。 若非當年他年輕氣盛,死皮賴臉的纏著她,他又如何有機會打入她的生活中呢? 那是大二升大三的那年暑假的事了,那天,他打工完正要回家,夏日的烈陽照得他睜不開眼———— * * * 悠閒地穿越大街小巷,雷震軒踩著心愛的「重型跑車」在巷子裡鑽來鑽去。 平時不論打工、上學,一向以騎腳踏車做為運動的雷震軒,通常以變速腳踏車代步,除非必要,否則他很少騎機車。 健康又環保,沒有什麼不好的,而且要不要載安全帽都無所謂,闖闖小紅燈也不會被抓——當然不是常常啦!偶一為之而已。 夏天的太陽落的晚,斜斜地照著更加刺眼。 為了避開太陽,他轉了個彎,打算走平時少走的小巷。 車頭才一轉,忽地一個黑影晃過去,他嚇了一跳,龍頭猛地一轉,「哇!!」地跌了個四腳朝天。 「哦!X!!」雷震軒罵道,抬頭一看,前方也坐著一個人——是個女人。 God!!撞到人了! 雷震軒嚇呆了,趕緊爬過去。「對不起,妳有沒有怎麼樣?要不要我叫救護車?!」 女人抬頭瞪了他一眼,這一眼瞪得他心跳快了半拍。 她扶著牆要站起來,但又軟下去。雷震軒適時扶了她一把,可是被她拍開。 「別碰我!」 「我……我撞到妳哪了?腳嗎?我送妳去醫院好不好?」他拼命想展現他的好意,可是對方似乎並不領情,又拍開他的手。 「走開!你沒有撞到我,我是自己跌倒的!」她扶著牆站起來,一拐拐的向前走。 好倔強!雷震軒扶起愛車停好,一個箭步攔腰抱起她,將她放上後車座,且迅速地騎車上路。 女人冷道:「放我下去!」 雷震軒回頭賴皮一笑:「不要!」 「放、我、下、車!」 雷震軒嘿嘿地吹起口哨,裝做沒聽到。 「我要去上班,請你放我下車!」 「到醫院我再幫妳打電話請假!」雷震軒皮皮地回道。 女人面色一沈,暗忖著這下該怎麼辦? 「妳可別跳車啊!」雷震軒道。「是我害妳受傷的,妳若怕丟了工作,我會負起責任和妳一起去解釋的…………」 * * * 從幫她掛號,知道她名叫沈傲霜,比他年長了快五歲,他對她的興趣在心頭漲得滿滿的。 堅持幫她請假,還送她到工作的便利商店解釋後,他不顧她的反對送她回家。 賴皮地揹她上樓,他發現她住的地方真是個混亂不堪的小巷,離他家大概要踦十分鐘的腳踏車程。 放下她讓她開門,她一句話也沒說一閃身入屋就關上門。 看來她是不歡迎他進屋去了。雷震軒不由地唉了聲,摸了摸胸口——心跳得好快。 * * * 隔日,他一大早就捧著一大束花,和拜託母親燉的補身雞湯和營養小點心——他覺得沈傲霜看來就是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——來按她家的門鈴。 其實他可以不用理會她的,畢竟經過醫生檢查,他真的沒有撞到她,但他卻無法放著她不管,堅持一定要來看她。 看著眼前的門,他吐了吐舌頭——他心知肚明自個兒是別有企圖的。 門一開,又速地關上,可雷震軒可不讓她得逞,一腳卡在門框。 「我是來道歉的。」他揚了揚手上的花。 「走開!」沈傲霜毫不留情地下逐客令。 「我騎了二十分鐘的腳踏車,又累又渴的,拜託妳行行好,給我一杯水喝吧!」雷震軒裝的可憐兮兮地喘氣,還故意把車程多說個一倍。 不知是不是他裝可憐的功夫到家,雷震軒感到門上的壓力小了,他便順手推開了門走進屋裡。 五坪左右的小客廳擺上小桌几,加上他和她二個人,就顯得有些擠了。 把花擺在地上,他像野餐似地將七、八層的保溫盒打開,擺了一桌的點心。 「妳吃早餐了沒?我還沒吃,餓得四肢無力,妳和我一起……」好笑地看她忍著目瞪口呆的表情,他話沒說完,眼角就瞄見用做隔間的塑膠衣櫥後面,有一雙大眼在窺視他們。 沈傲霜也發現了,她擋在那人身前,冷道:「你的道歉我接受,請你離開,不要打擾我的生活。」 雷震軒聽著,若無其事地又塞了個小籠包到嘴裡,口齒不清地:「妳說這麼多,餓不餓?我媽做的包子很好吃,妳要不要吃?」 他頭一偏,對上沈傲霜身後的小身影,咧出一個蠢蠢的大笑臉,招招手:「妳要不要也來吃?我帶了很多種點心來哦!有蛋餅、小籠包、鍋貼、肉粽、糯米腸、豆皮糯米卷、蘿蔔糕、紅豆湯、土雞湯…………」 * * * 加入了沈傲霜姊妹的生活,真是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——死皮賴臉。 每天早上,他帶著六個自己做的「愛心便當」和母親做的各式小點心,來到沈家按門鈴。 每次沈傲霜都賞他幾個衛生眼,但總被他「死皮賴臉」地闖關成功。 在三人吃完愛心早餐後,他載著沈傲霜到第一個工作的地方,「死皮賴臉」地替她做工作。 中午載她回家,三人一起享用愛心便當,接著「死皮賴臉」地重覆相同的步驟,一直到深夜送她做完三個工作後回家,接著邊吃消夜邊纏著沈傲霜自閉的妹妹沈傲雨說話。 雖然沈傲霜都是一直在旁邊冷眼相看,但雷震軒知道要打動她的心,首先就得收服她妹妹,因為她最重要的人就是她妹妹。 暑假很快地就過了一半,沈傲霜的腳扭傷也早好了,探病、陪罪的藉口已不能再用,雷震軒想著該用什麼方法再繼續和沈傲霜交朋友。 一個月的死皮賴臉有了成效,藉著沈傲霜對他的戒心降低了,雷震軒巧立了個名目,在某日,硬是將沈傲霜姊妹帶回家吃飯。 雷家的爸媽很好客,雷母更是看了沈家姊妹就喜歡,直嚷著要收她們做乾女兒。 平時冷淡的沈傲霜似乎因受寵若驚,有些不自在。而自閉的傲雨則難得露出了微笑———— * * * 一頓美味的晚餐後,沈傲霜拿著自己和妹妹的碗筷到廚房清洗。 「不用啦!小霜,伯母來就行啦!」 「沒關係,這我該做的。」 「對啦!小霜,妳要不要做我乾女兒?我會很疼妳的!」雷母笑咪咪地。 「雷媽,我……」很少遇到這麼熱情的人,沈傲霜一時不知該說什麼——原來雷震軒的熱情是其來有自。 「不然做我媳婦也成,我不會是惡婆婆的!」雷母又大著嗓門。 「啊……」沈傲霜手一滑。「雷震軒沒有哥哥吧?若小雨嫁進來,會幸福的……」她推托了一下,對雷母的暗示裝做不懂。 雷母瞄了她一眼,在心底唉了一聲。笨兒子唷,媽可是幫過你啦! 「妳們在說啥?」雷震軒適時閃了進來。 「軒軒啊!進來幫我切水果,我要去和小雨聊天!」雷母和他交換了一個眼神,拍了一下他的肩,使了個眼色,刻意讓他二人獨處。 雷母出去後,一陣尷尬的在廚房流轉。 「我先出去……」沈傲霜侷促地擦乾手要走。 「等一下。」雷震軒叫住她。 沈傲霜逼自己冷下臉。「什麼事?」 雷震軒也擦乾淨手,伸手微抬她的下巴。 「你!」沈傲霜本意閃開,不料一對上他熾熱的眼神,就什麼都忘了。 「妳那麼在意我比妳小四歲多嗎?」他問,無意識地輕撫她的頰。 「你……我……」她躲開他的撫觸,但又被他定住。 「不要再逃避了,我們都逃不掉的。」 「不!」 「霜!」 「你!?」 「我不會死心的!」 「時間晚了,我要回去了。」 * * * 雷震軒回想著那一天,苦笑了笑,心中除了後悔還是後悔。 不知是沈傲霜早有預謀,還是怎麼地,隔日一早,他照例來找她時,竟已人去樓空——房東說她是連夜搬走的。 這一走,六年就了無音訊了。 * * * 下班了,沈傲霜步出辦公大樓要去搭公車,不料方一出大樓門口,一個她刻意深埋在記憶中的人影出現在她的前方。 西裝筆挺的男人踩在腳踏車上,臉上的那抹笑仍是不變的耀目。 「嗨!霜!我來接妳啦!」雷震軒下車,將手把上掛著的大包包拿過去遞給她。「送妳!」 「這?」 「我欠妳的東西啦!」雷震軒拉著她到他的車旁,拍拍後坐特別裝的軟坐墊。「上來,我送妳回去。」 「不要。」沈傲霜沒有動。 「妳不相信我的技術啊?」雷震軒拍拍胸膛。「妳可別看我一把年紀了,我還有體力參加鐵人三項哦!」 「你還騎腳踏車上班?」 「嘿!妳猜對了。」雷震軒彈了一下手指。「妳這幾年過的如何?」 沈傲霜沒有回答。 「哎唷,妳真的還是這麼冷淡。」雷震軒裝模做樣地嘆了一聲道:「妳知道嗎?那天在公司看到妳,我高興的差點要哭出來了耶!霜霜,妳當年怎麼能那麼狠心說走就走,連通知我一下都沒有,真小氣!」 沈傲霜無言。 「這些年,我一直都擔心妳,不知道妳有沒有吃飽、睡好。」雷震軒笑,要去拉她的手。「不過沒關係,現在我找到妳了,一定要再把妳養得白白胖胖的!」 沈傲霜閃開了,「你不用送我,我要搭公車。」 「幹嘛?妳又想逃了是不是?我不會讓妳逃的!當年就是沒有看牢妳才讓妳有機會逃掉,現在我可不會再重蹈覆轍了!」他拉住她不讓她走。「妳明明就也喜歡我,為什麼要逃呢?!我們之間並不是我一相情願啊!」 沈傲霜搖頭:「放開我!」 「我不放!我不會再放開妳了!」 「你為什麼喜歡我?!我不懂!外面有這麼多適合妳的女孩你為何要纏著我?!」沈傲霜低叫著掙扎。「我孤僻、不漂亮,還比你老,連小雨都比較適合你,你為什麼偏要我?!為什麼?!」 雷震軒捉住她的雙肩,用力地定住她,深深的用眼神鎖住她。「妳孤僻嗎?還好啊!我就是喜歡妳看著我時,那種像要將我冰凍的酷!妳不漂亮嗎?我倒是覺得妳美極了!妳老嗎?不會吧?妳不是和我一樣是三十歲嗎——四捨五入我可沒還給老師!至於小雨,交給阿峻去煩心就好了!不關我的事吧?」 「阿峻?你說那個姓葛的……等一下!你放開我!」沈傲霜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了。 「停!阿峻已經先去妳家了,所以我要來接妳一起回去……」 「原來你是來拖時間的!」沈傲霜尖叫。「走開!我要回去保護小雨!我不會將小雨交給那隻豬!」 「霜!!」雷震軒吼著不放人。「放開小雨吧!小雨已經長大了!她需要的是可以陪她一生的愛人,不是姊姊!」 「不————!!」沈傲霜掙扎的厲害。她不能接受,小雨是她的妹妹,是她一輩子的最愛,小雨是………… 「霜!!」雷震軒定住她的臉,用力的不讓她逃避。「妳這麼聰明,怎麼會看不透呢?阿峻是真的愛小雨的!他被她母親軟禁在美國快八年,好不容易逃出他母親的魔掌,一心只想找到小雨,妳為何不成全他們?!」 「他讓小雨傷心!!」 「不是他!他從沒有要害小雨傷心,他也是被害者!他當年為了反抗母親還被打斷了腿!妳沒聽過他母親把他姊姊逼瘋的傳聞嗎?更別談只是把阿峻關起來而已!」 「我……」沈傲霜無助地看著他。 「霜……放手吧!妳把自己逼得太緊了!」 就這麼一句話,莫名地像雷擊般打醒了枕傲霜。涼涼的溼意滑過臉頰,她無法理解地撫上自己的面頰,不敢相信地看著手上的水珠。這是…… 「我並不想弄哭妳啊!」雷震軒撫向她的頰,瞧她淚流不止卻又一臉不明白的樣子。「妳怎麼連哭都不會啊?」 雷震軒吻著她的淚,將她攬進懷裡。「霜,向我撒撒嬌吧!何必把自己弄的這麼累?」 聽她的哽咽聲越來越大的,雷震軒心疼極了,也不管路旁的人會對他「另眼相看」,他忽地朗聲大唱:「乖乖睡——我——寶貝,窗——外天——已——黑——」 「閉嘴!!」沈傲霜猛地抬頭瞪他。 雷震軒笑,裝得可憐兮兮的。 看他無辜的樣子,沈傲霜再也忍不住噗嗤一笑。 「瞧!我的霜霜寶貝笑起來是個大美人!對不對?」雷震軒大笑,將她又摟進懷裡揉亂她的頭髮。 「雷震軒!!」沈傲霜羞得滿臉通紅,瞄到四周要下班的同事們各個不是偷笑,要不就是目瞪口呆地看著她——她知道自己平常就是冷若冰霜的樣子,而現在這個樣子——她的形象都沒了啦! 她掙扎著要走,雷震軒硬是不放開。 他拉住她,深情地看著她:「讓我再愛妳一次…………」 【完】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